皮姐的故事

 

皮姐是我老婆,短发、偏瘦、干炼,很典型的河北女人,没有南方女人的精致和新潮,也没有东北女人的火辣和妩媚,却有河北人的执着和拼劲,在皮草行中打拼了20年。

我们的老家是有着3000千多年制作皮草历史的河北大营镇,这里的人世世代代唯一的出路就是做皮草。父亲是第一任老师,是老皮草匠,学艺的第一天,父亲说“做手艺如做人,做人踏踏实实,做活要认认真真。”她记住了这句话,也接过了家庭的重担。

第二年开始到北京做外贸的工厂打工,这里工资好,但生活苦,对手艺要求高,一个举目无亲的女孩就是凭着自己的执着和韧性征服了周围的人,每天只睡几个钟头,还要搬运重四五十斤的钉皮草的木板几十次,皮草服装从裁料到成衣都要自己独立完成,皮草成本几万到几十万,一丁点的失误,扣掉的不仅是工资还有大把的时间,就是这样苦,皮姐练就了好手艺,同样多的原料,比老师傅们出的衣服更好,而且用料还省,这就需要好的眼力和极高的技艺。这一呆就是七年,从一个小师傅变成了一个老师傅,也供着上大学的弟弟毕业和家庭的大部分开支。

就是在那七年,皮姐对皮草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做皮草要有过硬的手艺外,还要对皮草的用心,因为在她的眼里,皮草不再是冷冰冰的产品,而是有血有肉,是自己的心血,还有外贸工厂里对加工过程的精益求精,对服装质量孜孜以求精神,给她深深的烙印,也变成了她毕生的追求。

24岁到30岁,从结婚生子到相夫教子,儿子体弱多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只能通过自己在皮草厂打工来补贴家用。

30岁,孩子都渐渐长大了,自己开始做网店,并自己注册了一个商标“裘美姿”皮哥说,这既是代表了皮草的时尚多彩,也是“裘妹子”的谐音,提到这个词,脑海里会出现一个为了实现人生的价值在打拼的妹子的形象。皮姐说:做皮草葬送了我的青春,婚前为了父母,婚后为了孩子,现在只想好好做皮草,做自己的品牌,实现自己的理想,现在市场上以次充好的太多,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拥有真正货真价实的好皮草,做一件有“温度”的皮草,因为每件衣服都有我们的心血,我们真的是用心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