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皮屯,曾经繁华胜内地

盖有貂皮屯邮戳的邮票

1951年5月31日香港石印局发行流通的盖有貂皮屯邮戳的邮票

貂皮屯,一个古老的名字,产生于明代,地处要塞广顺关(又称镇南关)外、明边墙内,西距广顺关五里,再迤西距当时素有明代辽东贸易集散地、辽东马匹驯养基地、全国三大冶铁中心、盐铁中心、辽东柞蚕生产基地的“五朝重镇”开原古城六十五里,时属海西女真“扈伦四部”的哈达部管辖。

清代东北流人后代杨宾著《柳边纪略》载:“柳条边外山野江河产珠、人参、貂、獭、猞猁、狲、雕、鹿、麅、鲟鳇鱼诸物,设官督丁,每岁以时采捕,俱有定所。定额核其多寡而赏罚之,或特遣大人监督,甚重其事。”明永乐四年,这里是女真族人入广顺关贸易的交通要道,《奉天通志?山水》记载,由貂皮屯入关贸易主要“以貂皮为主品,以供内地之购求”,大批珍贵的貂皮在这里集散,与内蒙、朝鲜、俄罗斯等国贸易商人成交,成为朝廷存储物资、进行转口贸易的主要关贸地区,故而史上以“貂皮屯”名字沿称至今。

明朝以开原城为关城,设立新安关、镇北关和镇南关,同时相应设三处马市,既鞑靼马市,在西部庆云堡外的新安关,主要节制中原通往蒙古草原地区的通道;南关马市,在东部靖安堡外的广顺关,主要节制中原通往长白山及朝鲜的贸易通道,主要交易对象是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中哈达部、辉发部和建州女真、东海女真以及“朝鲜后门”一带;北关马市,在北部威远堡的镇北关,主要节制通往今天吉、黑地区和俄罗斯滨海地区及日本的贸易通道,交易对象是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中的叶赫部和乌拉部及长白山深处至日本海西岸的俄罗斯滨海地区的东海女真

明代,各关前通常都有自发形成的民间交易集市,而广顺关前貂皮屯集市,属官方设立的集市之一,入关贸易有严格的限制和规定,要办理出入关卡手续。《明代辽东档案汇编》一书记载,貂皮屯集市对个人或小批量者概不受理,入关贸易要由“头人”或营寨首领资格的人带领,也可以由专事“大买卖人”与马市官方接洽,这些人在入关前,必需拥有一定的数量贸易物资,必须达到朝廷要求的标准,也就是说要经过一个商品收购、囤积的过程,经朝廷签发的“敕书”(交易证)作为凭证方可进行贸易,贸易中关税都是按照有关规定上缴,一分也不能少交。

明代辽东档案曾详细记录了当时貂皮贸易情况:明朝初年,官方规定每月初一至初五,十六至二十二日为集日,后来取消了这样的限制,几乎天天开市。上市的貂皮,少则几十张,多则几百张,最高可达千张。有史可考的如嘉靖二十九年(1550)八月初八,买卖人磨磨带领44人从广顺关入市,上市成交貂皮两张;万历十二年(1584)八月初九,哈达部都督猛骨孛罗带650人从广顺关入市,上市交易貂皮321张;同年,还有几次貂皮上市,数量分别达到280张、420张、1803张。因为在这里储存貂皮,等待关市开业,貂皮屯声名远扬,原本知名度很高的镇北关新安关关市、镇南关的广顺关关市的名子,“反至泯灭无闻”(《奉天通志》卷74,1660页。)已经不再被人提起,人们惟独记得貂皮屯这个名字。

《全辽志》记载:“有各种马、牛、骡、绵羊、山羊、木耳、貂皮、人参、狐、貉皮、松子、缎、绢、铁锅、铁铧等”上市交易,这样的交易及互通有无,也促进了民间贸易发展。《辽东档案残编》记载,当时东北贸易额的80%都发生在开原的三关前的马市,尤以貂皮屯首当其冲,其“繁华反胜内地”。北方三江平原腹地、唯一以捕鱼为主的赫哲族归三姓副都统管辖每年都向朝廷进贡,贡品中除了野猪、山鸡、蝗鱼、箭杆儿外,主要是貂皮(梁宗仁《富锦—赫哲人的渔村》)。《三姓志》上曾有“恰哈拉赫哲一次进贡并贸易貂皮2689张”的记录。2009年8月10日 辽沈晚报刊发沈阳故宫博物院提供资料记载:努尔哈赤宁远战败后不久便撒手人寰,袁崇焕派出李喇嘛一行三十四人于天命十一年(1626)农历十月十七日抵达盛京,以吊唁努尔哈赤、祝贺皇太极即位之名,刺探后金军政情报,他们在沈阳住了将近一个月,临别之前,皇太极指派方吉纳、温塔石带七个人同李喇嘛等人携带貂皮、人参、银两等礼物赴宁远回访答谢袁崇焕。天聪元年(1627)正月,太宗再派方吉纳、温塔石为使者,全部一行九人,第二次赴宁远送第二封信,声称如愿意友好,就拿出黄金10万两、白银百万两、缎千万匹作为和好的礼物,以后每年我方赠送东珠10颗、貂皮千张、人参千斤,而你方以黄金万两、银10万两、缎10万匹、布30万匹回报我方真正建立起友好关系,并承诺向天地立誓,永远遵守不变。

明末清初,貂皮屯因貂皮存储、关市贸易而声名远扬,“傍清河平川,后来因大洪水,搬迁至南侧山脚下”,旧址距迁移后的貂皮屯新址“西约二公里,”“红花甸东距今貂皮屯十里,距旧貂皮屯约五里,广顺关座落在红花甸屯东”(靳恩全《铁岭历史与文化》105页)。这里说的“红花甸”也是指的旧址,向南迁出的红花甸新址,位于今日尚阳湖南岸。

作为一个关市,貂皮屯东距古尚阳堡约为三十里、东距广顺关约为五里,是关外一处热闹非凡的交易、贸易场所,直到清代兴盛不衰。昔日的尚阳堡、广顺关、貂皮屯均已被尚阳湖(清河水库)吞没,广顺关的名字已不再有人提及,可是貂皮屯的名字五百年来始终以一个“村”级单位的“资格”标属在开原市地图上,曾有1951年5月香港石印局发行流通的盖有貂皮屯邮戳的邮票在民间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貂皮屯,曾经繁华胜内地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