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豆腐脑

一碗豆腐脑

豆腐脑是皮草之乡大营镇著名小吃

宇每逢我们村集这天必来村里卖果子油条老豆腐。一家大人四口还有一个女娃。他们家在十里以外,白天赶集,晚上就下村了。

      一辆三轮就可以满载他们的全部家当,三轮一停,油锅一支,煤气瓶一开,火光一冒,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宇的母亲和父亲都是六十左右的农村人。宇的父亲把面揉的软软的,看上去油忽忽的,老爷子只管揉面,这可是个力气活,面食好不好吃,全在揉上,面团在他手上或圆或,一切游刃有余,但手上却青筋爆起,肌肉随着揉面的动作跳动。

      揉好的面直接拍成长条,在案板上母亲将面搓成不同的形态,长的是油条,半长的中间一刀,拍上点糖面,就是果子,又叫焦圈,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糖饼,满满的上面都是糖面,长方形的饼上,中间来了两刀。一团面在手中,一揉、一捏、一搓、一拽,如形云流水,似闲庭信步,举手之间,一团团的面变成了一条条、一片片······

20140221095113_6633

     红红的火苗,烧的油锅骨碌碌真冒泡,一个个泡都圆鼓鼓的。做成各种形状的面被母亲放在油锅里,宇眼看着面在油锅里炸鼓了肚子,一面炸黄了,又翻一面,两支长长的筷子在宇的手里就像他的长长的两根手指头。

     好了的糖饼用长筷子夹起来放在一边的铁丝罩滤上,滤下余下的油。油条、焦圈、糖饼被放在铁丝筐里,个个油而不腻,酥而不脆。

     晾一会就可以过称称重了,称过了油条,更缺不了豆腐脑,宇家的豆腐脑火侯掌握极好,盛在碗里的豆腐脑是一片一片的,雪白,入口即化,口感极好。

     买的次数多了,知道宇25岁,初中毕业后就和父亲学手艺,这里十里八村都认可他家,好多老人打小 就买他家豆腐脑喝,也算是祖传手艺了。

     他说,做这一行就像我们做皮草一样,每天都是四点左右起床,不能有丝毫的马虎。不管是做豆腐脑还是炸油条,一定要付出自己的汗水,比如点豆腐脑时,他是练习了无数次,这个讲究的要恰到好处,嫩一点不成形,老一点不好吃。父亲要求极严,做了七八年,他有次省了一道步骤,结果被父亲狠狠的斥责了一回。

     其实我都没有想过,一碗普通豆腐脑居然有这么不平凡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一碗豆腐脑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