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皮草的不解之缘

我和皮草的不解之缘

做为皮草艺人,我们生活中离不开皮草

我是皮哥,我和皮姐不同,她就和我们这里的很多皮草艺人是一样的,小学或者初中毕业,然后学艺,靠自己的双手和手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我就不同了,我不会手艺,但却也和皮草结下了不解之缘,那就得从小时候说起。

我小时候,家里穷,父母都是农民,农村嘛,当初只能靠种地为生。父亲也做点小生意,倒点兔皮做点小生意,父亲性格的关系一直没有做大。我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学校作业是很少的,一放学就都出去满大街去玩了,有时候上课时也是帮老师晒兔皮什么的(农村老师大多数都做皮草的副业),不过八十年代大家都穷,虽然有个别家可能富一些,但却极少。

到了九十的年代,我上了初中,那几年也是皮草做的最疯狂的时候,我们村子里当时极少人做兔皮生意,都开始做貉子毛,最疯狂的时候全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做,当然不包括我家,兔皮一张也就是十多元,而当时一张貉子皮的价格是一二百元。做生意有赔有赚,你没有本钱,你就不敢去做生意,对吧。而有钱的或者可以贷款的,胆子大,一二百元的不管它,买来就行,结果短短的两年,价格哄到八九百元。做生意的都知道,价格越高,你越不敢买,就怕你也把货买到手了,貉子皮它价下来了。结果你越不敢做,它涨的越厉害。我家始终没有做,胆子小呗。

有一天放学回家,我在路旁边的垃圾堆里用脚一哗啦,居然哗啦出一张貉子皮来,可把我乐坏了,结果后来还卖了三百元呢。因为那年行情不好,到八九百元的第二年,直接跌到三百多元,当时可把一部人赔惨了。这一下,我家是更不敢做貉子生意 ,土里刨食不容易,哪敢去投貉子皮生意啊。

我初中毕业时,母亲让我选择是回家铲皮(男孩子当时从事的加工皮草的一种体力劳动)还是继续上学,说实话,我真怕累,上初中的几个暑假里,我跟着铲皮的“锅活”(就是铲皮的小团队),可真的累坏了。我当时觉得我自己熬不住的。我选择了上学,一直到中专毕业,结果还是分配到农村事业单位,就在我们村后面,我也不想去县城,因为父母当时就想的,一边上班,一边做点农村的皮草副业也挺好。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参加工作后,赚的钱只能养活我自己,当时我弟弟已经毕业开始铲皮了,这样才缓解了家庭的财政危机。有了钱就想做点生意,对于我们来说,只有皮草,但没人带你,是个问题。虽然平时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挺好的,一听要跟着去买貉子皮,谁也不愿带你,你又没经验,还要帮你买,这的多操多大的心。

结婚后,我一直到30岁,没有做过一笔皮草生意,因为孩子小,特别是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哪有闲心做生意啊,平时开支都是皮姐手艺换来的,我下班回家做饭,看孩子,而儿子每隔几天必然就病一场,每半个月就得住一次院,皮姐和我只能全身心的放在孩子身上。

30岁时,孩子大了,健康了,也省心了。偶然听我同事讲,淘宝开店可以卖钱,于是我就开了我的淘宝店,开店后,我和皮姐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淘宝小店,皮姐管加工管发货,我只管网上和客服,因为我还要上班,从那时起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雪,皮姐都是独自一个人骑着电动车,从大营到我们村的八里路,她一天要跑好几次。结婚前她60KG,结果婚后没有到过50KG,真的很感谢她。

我从小到大,原来以为上了学,就不会再碰皮草了,但命运使然,是皮草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既然结缘,就随缘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我和皮草的不解之缘

赞 (1)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