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乡手艺人血管里流淌着皮草的血液

以前说过我们这里的少男少女们等初中毕了业,唯一的工作就是去学皮草手艺,刚开始学的时候是不要工钱的或者要极少的工钱,因为一般都是计价工资,新手提一件活后,会在上面浪费很多的时间,因为刚学,所以比较慎重,做出来的效果虽然不是很好,但一般也是可以的,不好的地方,有验活的,直接让重新加工那件活。

“活”指的是一件要加工的皮草,或者是一条皮草毯子,或者是一件衣服,这就叫活,而验工的叫验活。工友之间问的时候都是问,“你今天做了多少活?”所有的做皮活的人的都这么经历过来,新手过程有酸有甜,不一而足。

刚开始学徒的时候,最幸福的是有一个做皮草的师傅,比如可以是自己的姐姐、妈妈、姑姑,只要人好,肯教你手艺,你很快就会学会,而且过的还会很滋润。对你而言,这个学艺的过程还是蛮不错的,皮姐的妹妹就是这样,她学艺的时候,有皮姐教她,没有体会这里面的许多辛苦在。

而皮姐学艺时,因为家里穷,加上本人又争强好胜,虽然刚学,但也总是自己给自己加劲。原来在天津工厂呆了几年,后来又和两个朋友跑到北京,学做水獭衣服。刚去的时候啥也不懂,做皮活的是有一排排的木案子的,皮姐几个一看前面几个没有人,空着呢,还觉得很美,后来一做上活,才知道,人家老师傅怕人偷手艺,都是藏在最后的几排案子上,只有新手在前面,一件衣服摆在面前,只能大眼睁小眼。傻了!光傻是不行的,就自己“作”,老师傅是不会白白教你的,教你的时间,人家就会少提几件活,那可是钱啊!

没有办法,皮姐自己实在是不会了,就跑到人家案子前看人家怎么做,人家一看皮姐来了,就都不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