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服装在抵制中流行世界

只要一提起皮草皮草服装,就一定会引起一番争议。皮草皮草服装对于我们来说并不仅仅是保暖的工具,而更多的是赋予我们时尚元素,就事论事而说,抵制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以极端善待动物组织PETA为首,国内甚至国际上有相当的反皮草之风。美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被叫做“穿皮草的恶魔”,维多利亚贝克汉姆、詹妮弗洛佩兹、巩俐等人都因为爱穿皮草而被国际善待动物组织PETA列入黑名单,甚至连荷兰女王都因为穿戴皮草而遭到攻击,每年四大时装周抗议皮草的活动更是屡见不鲜。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蕾哈娜

身着皮草的蕾哈娜

2015年,Dior最新代言人蕾哈娜可谓风光无限,霸占了各种时尚媒体的头条。还被拍到常与莱奥纳多外出,让大家以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不过蕾哈娜人家可不领情,接受采访说自己就是个工作狂,每天的行程都排满了,哪有时间谈恋爱,意思就是你们男神小李又如何,照样没我的工作重要。蕾哈娜确实忙,2015年忙3月音乐节时,一身皮草大衣十分惹人注意。

明星穿皮草服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从符号意义上说,皮草能够显示强烈的阶层感,这个是能够在冬天同样起保暖作用的羽绒服没法给予的。这种一眼见高下的辨识度比大家熟悉的LV满身铜钱印的包还要明显,穿上皮草,无须多搭配,雍容华贵自然从内心喷薄而出,可谓一貂在手,天下我有。在秋冬纽约时装周上,卡戴珊给她一岁的的女儿都来一件水晶狐狸皮毛大衣,壕得一塌糊涂。

身着皮草的明星儿子

卡戴珊的儿子也是一身皮草

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公开场合穿真皮草,绝对会遭到以动物保护组织为首的人群口诛笔伐。上世纪90年代,像Naomi Campbell、Kate Moss等知名模特还全裸出镜为“善待动物组织(PETA)”拍摄了一组宣传广告,广告语就是“We’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宁可裸露,不穿皮草)”。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现如今她们可是穿着漂亮的皮草外套出现在各种场合,早就忘掉了十多年前那个广告了。

反皮草广告

明星们对皮草的抵制

皮草市场的繁荣能在四大秋冬时装周上看出来,纽约时装周上超过70%的时装秀都出现了皮草,伦敦虽然现在越来越走下坡路,但也差不多超过60%的时装秀都有应用。时尚圈著名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就在做“皮草高订秀”作为自己加入Fendi的50周年纪念。提到Fendi的皮草,那就得重点说说,基本上你在很多经典电影中看到人物穿的皮草,都是Fendi制作的。在经典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中,诺顿饰演的探长就经常一袭皮草出来,跟普通警察棉衣区分开。

身着皮草服装的演员

布达佩斯大饭店中身着皮草服装的演员

别以为明星是皮草的忠实拥趸,消费者对皮草的喜爱也是有增无减。从数据来看,仅就2014年,全球市场一共产出貂皮8720万件,总价值超过22亿英镑(约合203亿人民币),而中国的生产量占到了其中的40%,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皮草市场正在焕发生机。中国也是最大的消费国之一,集中在东三省,我有个同事冬天去东北某二线城市参加同学结婚,进门被吓尿了,因为在场的人几乎人手一貂。

在东北,人们对貂的情感根本已经超越了保暖的范畴——那是地位的象征,正如骑士必须有铠甲和战马,东北女人也必须有貂儿。在以不爱拐弯、率性爽朗著称的东北人眼里,就是要拉风,就是要牛逼,有钱就是要炫,买貂就是贵气,就是任性,爱咋咋地。一位东北同事的原话是:有件貂皮大衣就代表你有钱,走到哪里不说被高看一眼,至少买东西时会被热情招待,尤其是商场里。

东北人人手一件貂

身着皮草的宋丹丹

当然皮草市场发展再火爆那照样会有抵制的声音,在上世纪很多皮草原料来源是来自于珍稀保护动物,比如反映盗猎藏羚羊的电影《可可西里》。但随着对于非法捕猎的打击和市场的整体需求,目前来看,还是以水貂、黑貂、狐狸、雪貂的规模化人工养殖为主。但就是这样,照样有人在抵制,最典型的就是动物保护组织。

养殖的水貂

在当今世界,水貂基本都是养殖的

 

尤其在中国,如果哪个明星穿着皮草出现,绝对首先要被舆论攻击的,所以才有了孙俪在微博上告诉大家自己拍戏穿的皮草道具是人工合成的。网上也有各种标题为“抵制皮草,穿着尸体,真的很美吗?”这样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平时你要是穿了皮草,甚至有人会来对你进行个人的言语攻击,跟阶级斗争的批斗没什么区别。

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得分清楚,抵制皮草应该是抵制野生动物和珍稀动物皮草,其他的都是道德秀。尤其是对于穿皮草的人进行道德绑架,你要是觉得动物因为要被扒皮很可怜,那你自己就不要买皮草的东西,做好自己就得了。不要去很片面地理解动物保护,认为穿皮草就是虐待小动物,穿皮鞋吃肉就是理所应当。再说很多人是因为看到动物被活剥皮才对皮草产生误解,而其实养殖场杀动物时是要极乐死,注射死、电击等都是手段,但就是这样,对少数的动物来说也是无效的,就像有人对麻醉药免疫一样,有时动物在电击、注射后,在剥皮过程中会突然有反应,就像有时杀鸡时,头都没有了还乱跑,再说杀鸡杀猪时都是捅一刀,放血,可怎么不见动物保护者们抗议呢?

其实在皮草这个问题上,我们不是一味的抵制,而要要通过改善动物的生存环境、提高动物的福利来更好的利用皮草资源,而不是去养殖场买狐狸放生那种傻事,那只能加速动物的死亡,本来是养殖的动物,你非要放生的野生环境,不是有病是什么?你把家畜放生的野生环境也是一样的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皮草服装在抵制中流行世界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