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关于毛皮的“话题和辩论”总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今天,让我们一起了解:你可能被误导的那些“点”:

近期,有人又发表了对毛皮的“看法”:英国伦敦-美国动物保护协会的PJ Smith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对毛皮行业进行了“言过其实”的描述,故意混淆了毛皮行业的“高标准生产”、“安乐处理动物的方式”以及毛皮“可持续性”的现实,并支持“非可持续”的、由石油合成的人造皮草。

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针对这些带有误导性的言论,是时候该让媒体、公众反思现实了: 天然毛皮不仅继续闪耀T台,且具有“可持续性”。

首先,Smith先生掩盖了安乐处理毛皮养殖动物的真相。“活剥取皮”是一种恶意捏造,目的是通过制造恐惧,迫使人们接受极端动物保护者的观点。世界各地的动物福利专家都认为,毛皮动物的“安乐处理”是最人道的方式。只要在谷歌搜索Welfur或加拿大水貂代码(美国农户使用类似的程序),你就会发现,该领域最优秀的科学家已经认可了毛皮农场所使用的方法。动物被放在装有冷却一氧化碳气体的移动推车里,几秒钟后就失去了知觉。“活剥取皮”是野蛮而病态的,农户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做。

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毛皮养殖也是人人都在谈论的“循环经济”的杰出典范。养殖的水貂以蛋白质为食,这些蛋白质来源于快餐店废料,或者屠宰场。如果不循环利用,它们会被扔进垃圾填埋场。与极端动保组织所说的相反,毛皮动物会被完全利用。它们的肉可以在捕蟹业中用作诱饵;油可以用作皮革护理,或者用作生物燃料。

“世界各地的动物福利科学家都认为,毛皮动物的‘安乐处置’是最人道的方式。”

其次,PJ Smith进一步混淆了从野生动物中获取毛皮的可持续性,而这是北美政府管理野生动物的天然副产品。这是为了保护濒临绝种的鸟类,比如筑巢鸟类,不被郊狼和狐狸捕食。同时,这些严格执行的计划有助于减少动物数量过多、患病或破坏自然栖息地的数量。此外,这种诱捕方式也被用于人道主义和动物福利,或通过诱捕动物引进新的物种。例如,“诱捕”黄石国家公园的狼:狼在加拿大被诱捕并成功地被引进。水獭是另一个通过诱捕成功再引进的案例,其数量正在全美攀升。

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更喜欢用天然毛皮和人造皮草来描述它们的可持续性

PJ Smith称,人造皮草比天然毛皮更环保。而这正是我们争论的问题。动保组织所拥护的“人造皮草”其实并非环保。人造皮草是由石油和塑料合成的,每次洗涤后都会渗入水中。当这些微小纤维被鱼吞食后,它们就会渗透到食物链中。而且,人造皮草不可分解,天然毛皮可生物降解。

关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尽管史密斯有这样的论调,时尚界的纽约、巴黎、米兰和伦敦秋冬季时装周上,近70%的设计师都使用了天然毛皮。很多设计师都知道,天然毛皮是可持续的。你可能读到过关于品牌不再使用天然毛皮的故事,但还有更多的品牌持续热爱着天然毛皮,像Think Zac Posen, Monse, Sally Lapointe, Derek Lam, 10 Crosby, Vivienne Tam, Alice & Olvia, Cushnie Et Ochs, Lisa Perry, Max Mara等等。

“人造皮草不可分解,天然毛皮可生物降解。”

最后,不要相信有些城市不再使用天然毛皮的消息。动保人士不会告诉你,西部好莱坞市不得不试着重新拟定其“零天然毛皮”的议案。法庭裁决发现,市政当局“无权”禁止出售携带有效诱捕许可证的毛皮。时至今日,许多天然毛皮制品仍在西好莱坞出售。旧金山不得不出台同样的决议。

关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选择的自由”是这场辩论的核心。如果有人不想穿天然毛皮,不喜欢吃肉,他们完全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反之亦然。我们所知道的是,天然毛皮继续在世界各地出售,因为它非常受欢迎。随着消费者越来越远离“丢弃”文化,要求更多的可持续产品,我们相信天然毛皮将因其持久耐用性和可持续性,将受到更多、持续的认可。

无论什么目的,Smith先生关于毛皮的言论和观点,的确正在影响着一些人。然而,关于毛皮真相的事实也正被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那么,关于皮草的“辩论”就这样开始吧!@Mr. Smith 请查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关于皮草和反皮草的“辩论”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