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受到抵制,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皮草?

每年随着气温一降,大家都开始琢磨起如何能在把自己“裹成粽子”的同时又可以不失气场。而皮草,也自然被年复一年地摆上台面。

原本,因为其原材料的特殊,皮草就曾一度是时尚行业内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不过就如素食群体和杂食群体之间的争论一样,这种争议似乎永远存在,也永远都没有答案。

而在今年10月,当受备受千禧一代力捧的老牌时装屋Gucci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在其宣布从2018年开始,其产品将一律禁止使用皮草后,皮草这个话题又一次成为了时尚圈的尖端问题。

不过,与其跟风式一边倒地加入辩论大军,倒不如回顾一下,皮草一路以来带给人们的颇具戏剧性的影响和改变,然后,再做出你觉得正确的选择。

皮草的温度

虽说服装的出现本身就是肩负着实用意义,但大概没什么材质能比皮草更为原始和具有功能性了。毕竟,它不需要生产、不需要剪裁,仅仅是在日常狩猎中就能获得。

虽然人类使用皮草的最初原因没有确切的记载, 但有历史学家猜测,人类从原始人进化成现代人后,由于脱落了猿人的毛皮,无法像周围的动物一样,有厚实的皮毛来保暖, 尤其在地球的 “远古冰川时期”,御寒是一个危机生存的现实问题,导致了原始人在狩猎过程中意识到,动物毛皮是最好的御寒材料。

考古学家在旧石器时代后期原始人的洞穴画里发现了,正是在“远古冰川时期”前后出现了大量人类早期的服饰迹象,都是动物皮毛制作的。如此一来,后人们自然也就相信,“御寒”是人类开始将皮草穿在身上的最原始动机。

石器时代期间,原始人学会了开始用工具来裁割兽皮,把它们缝制成衣服,用来遮住最重要的部位。考古学家在法国西南维泽尔河岸穆斯特文化遗址发现, 旧石器时代中期,原始人已经学会用三角形石片修整的刮削器,来裁割动物皮毛和设计各式各样的服装,说明5万年前的穆斯特古人已经开始用动物皮毛缝制衣服了。甚至还有发现认为,人类的爱美天性使得各种动物皮毛被制作成更有利于求偶,吸引对方的不同服饰。

到了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开始发明和使用各种植物原材料来做衣服,动物皮草的功能性渐渐不再是人类唯一的选择,也正是如此,动物皮毛被赋予了更多的宗教色彩,也渐渐成为了权利游戏中一个显而易见的形象元素。

在古埃及,人们除了崇尚亚麻面料,就是对具有权利象征意义的野兽皮毛情有独钟,使得野兽皮毛身价百倍,相反,从畜牧业即可获得的动物毛皮,尤其是羊毛皮,则被认为不干净和低贱。

皮草从公元前3000年的古埃及开始,被当成了权利的象征,当时的国王们,常以穿猎豹或狮子的皮来表达王者的地位与风范。而从11世纪开始,在可追溯的历史资料中也开始出现了欧洲的王公贵族穿戴貂、狐狸、栗鼠等各种动物皮草做成的衣服与帽子围巾,来显示他们的社会地位。

到了 13‑14世纪的时候,贸易的发展终于使得皮草成为了一个奢侈的行业,并且出现了阶级划分的鲜明标准,例如当时的德国,竟然有一道法律,貂与黑貂只有上层社会人士才能穿戴。法国则有法律显示中产阶级不允许穿戴貂毛与蓝松鼠毛制造的衣帽。

17世纪开始,中产阶级的发展与欧洲社会阶层的淡化,使得皮草成为了多数中产阶层人士都可以穿戴的服饰, 虽然皮草的级别还是鲜明的。这期间, 封建社会已进入末期,资本主义得到蓬勃发展,生产资料机械化进程加快,生产水平显著提高。

在此基础上,毛皮服装开始进入规模化制作阶段,毛皮加工及毛皮服装制作技术趋于成熟化和专业化,有了专门的毛皮服装加工场,而且规模比较大,从最先开始的生毛皮加工工序,到修整、处理毛皮,再到毛皮服装的加工缝制,各道工序都可在工场里完成。这一时期,毛皮行业开始形成,规模与产量也较以前有大幅提高。

19世纪科技的发达,使得皮草的造价变得便宜起来,大众会选择便宜的动物毛,例如兔子与浣熊;但是高级皮草例如水貂与蓝松鼠,由于稀少与制造的难度,一直都是价值不菲,其受众也始终只是凤毛麟角。

19世纪80年代之后,很多人喜欢将整个动物缝缀于服饰上,例如狐狸头尾的围巾。有科学家认为这里面有心理学方面的原因,人类在穿戴动物皮毛的时候,能得到原始的征服感和狩猎胜利后的满足感。

从时尚在19世纪末形成了一个产业后,很多设计师开始运用皮草作为奢侈的布料。最早开始使用皮草的设计师可以追溯到Jeanne Paquin (1869-1936) 与 Paul Poiret (1897-1944) ,各大设计师在秋冬季节的系列中都常常用到皮草,毕竟,皮草的柔软与稀有,成为了时装中最奢侈的原材料,也成为了奢侈品的代名词。

各大奢侈品百货公司开始设有皮草部门,例如伦敦的Harrods就有着很大的皮草部门,专门为贵妇们买进世纪各地各式各样的皮草。50年代期间,好莱坞明星只要在冬天出镜,一定都穿着皮草大衣。到了60年代,皮草已经成为了年轻人一种“时尚”的象征。 一直到目前为止,很多明星还是时常表达自己对皮草的狂热与支持,例如拉丁天后Jennifer Lopez常以各式水貂大衣在不同场合出现。也有不少在时尚圈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是出了名的皮草出簇拥者。虽然批评声不断,但毫无疑问,皮草和奢侈之间的关系鲜有被打破过。

质疑声的壮大

二战以后,随着欧洲经济的迅速恢复,社会财富得到快速增长,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被称为“丰裕的年代”。虽然人们抵御寒冬的方式早已不再限于皮草,但更多的置装预算却将皮草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然而,人们对于动物毛皮需求量的迅速增加,导致了很多商家不顾一切地满足市场需求, 不规范地杀戮动物,甚至稀有动物,致使一些野生动物濒临灭绝,动物毛皮资源也越来越匮乏。在经历了一路被抬高身价的赞誉和追捧之后,皮草终于开始有了负面名声。

20世纪70年代间,社会舆论先是掀起了反对扑杀海豹的活动,之后又牵涉到皮草行业的残忍,揭发了行业内的各种黑暗。80年代开始,反皮草运动大力开展起来,很多名人加入了这个行列,其中最著名的是法国国宝级的名模及演员Bridgitte Bardot,她不顾生命危险,去加拿大参加保护海豹活动,到现在她还在一直在积极宣传反皮草运动。

80年代中,很多慈善组织都加入了这个队伍,例如国际绿色和平组织 (Greenpeace);其中最大的莫过建立于1980年的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 组织,PETA 利用了更为激进的市场宣传手段,例如成员们进行民间宣传,在报纸杂志上公开了皮草行业的调查,联合了很多名人,用全裸的广告图,和“I’d rather be naked than wearing fur”的口号,来引起大众的关注与共鸣。

这种大肆宣扬反对皮草的活动在80、90年代起到了很大的成效,单单英国的皮草购买量,在1985-1990年5年中,就已经下跌了75%。英国与大部分西方国家在90年代中建立起不允许皮草制造的法律。 世界上共有45个国家联合签订了条约。

时尚界的反皮草先锋

2001年,音乐偶像Beatles 乐队的成员Paul McCartney 的女儿建立了一个100% 环保与不采用动物皮,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奢侈品牌Stella McCartney。当时虽然轰动一时,大众还是持有质疑的态度,认为这只是个噱头,很多人说她只是用这当作一个宣传手段来快速出位,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但是16年过去,Stella 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单没有任何原材料来自动物的皮毛,连她的香水都坚决不采用动物实验,她本人一直以身作则,除了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外, 她严格要求她的公司采购部门,只向对动物爱护的农场购买羊毛与蚕丝,更是大力研发各种原材料来代替动物皮毛,她的鞋子与包虽然不是由皮制造的,但是精湛的设计与手工深受时尚界人士与奢侈品消费者钟爱,也因此加入到她保护动物与环境的队伍中。

市场调查显示,千禧年消费者对 Stella McCartney 的追崇,除了设计师的身份外,更因为一个坚持自我的、偶像般的积极形象。很多设计师们, 例如 Calvin Klien、Marc Jacobs、Armani、Ralph Lauren、 Tommy Hilfiger 等等,都加入了这个队伍。

Stella 所属的 Kering 集团, 也致力于发展对环保的贡献, 并且于2016年5月开始,公开了环保方面的真实报告,其中包括了动物皮毛、黄金、稀有动物皮的采购渠道,Kering 坚持只向善待动物的公司购买皮毛,并大力研发环保材料,旗下的Alexander McQueen 于2013年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了环保布料, 甚至设计与制造了晚装系列,以此宣传就算美丽的晚装,也可以是环保材料制造的,而无需利用动物材料。

当然了,毕竟这只是一个开始,就像Kering的公司报告说的,这是一个长久的策略,公司希望以Stella McCartney 作为标准,并且对大众有着100% 的透明度, 希望由此来带动整个时尚行业,对环保与动物保护做出贡献。

“FURBIDDEN”还是“FUREVER”

一个永远在争议的话题

今年10月,Gucci 加入了反对皮草大军, 并且公开发言,这是为了附和当下千禧一代的消费观,很多调研表示,包括动物保护在内的一系列环保问题,是他们对一个品牌形象最关心的一点,他们要求公司给予消费者100% 的透明度, 包括采购、制造、物流,与销毁物品的全部过程,并且能对消费者做出保护动物与环境的公开承诺。

Gucci 的CEO 在媒体访谈中表示,千禧年消费者需要品牌做出的不只是产品,而是一种精神,他们需要价值观的共鸣,Gucci会和Kering一起,大力发展慈善事业,对动物、环境与男女平等主义,都进行支持,这些行动证明了Gucci 是行业的领导者,能与新时代的消费者产生共鸣。

当然,如果皮草是一个可以通过一个群体或一个事件就足以被终结的冲突,那它也不会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论题了。仅仅是看时尚圈中的观点站队就可见一斑。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和品牌加入环保的大军,力图尽到对地球和自然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有声音认为若真从环保的角度出发,人工制造的合成皮草只会对环境产生更多的污染,这种人为的环境污染并不比杀戮动物高尚。

甚至也有声音在强调正规的皮草源头是用人道的途径在死去的动物身上所得。例如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最大皮草供应商,芬兰的皮草公司Saga Furs 表示,公司坚持遵循欧洲严格的皮草法律,为动物提供最好的生活环境,以及用人道的方式来取得皮草;在处理皮草方面,公司坚持采用最环保的设备。

所以他们不认为生产皮草是错误的行为。支持皮草的消费者和品牌也认为,既然大部分人类是肉食动物,那饲养动物来获取食物,与饲养动物来制作衣服,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当然,如果在皮草的发展中,始终能被严格的法律与道德所保护,的确是种极大的安慰,可至少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有太多的地区和商家盯准了皮草背后的暴利,却缺少严厉的法律制约,以至于残酷无情的例子至今还是存在。

今年9月的伦敦时装周就有民间自发的反皮草运动,指出很多奢侈品大牌不严格履行欧洲的皮草法律,从不规范的渠道获得皮草。这又回到了一个鸡与蛋的问题,是时尚行业需要带头引导消费者,还是消费者需要给时尚行业压力,才能打破不合法的皮草获取与制造链呢?

寒冬已至,虽然面对皮草这个显得毫无新意的话题,大众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它季节性的出现。但不可否认的是千禧一代的消费者的意识形态是非常不同的,他们有更强烈的集体共鸣感。调查显示,比起前辈们,千禧一代更关心社会问题,关心未来的环境问题,包括对动物的平等对待,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加入素食主义的队伍。

而在未来的消费主力军的影响下,在伦敦与Harrods 齐名的两大知名大百货, Liberty、 Selfridges 和 Harvey Nichols 也争相决定不卖任何皮草,奢侈品电商Net a Porter/Yoox 在今年初表示旗下三个网站全部拒绝买卖皮草。连千禧一代心目中最火的奢侈品牌Gucci 都加入了反对皮草活动。

人类的天性都是爱美的,而金钱会永远促使某一部分人购买稀有奢华的东西,这也许是人类无法改变的对权贵的欲望。 但是为了美与奢侈而不顾一切,这种商业意识形态随着千禧年代消费者的改变,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需要转变的交叉口。

皮草是否应该回到远古时代的意义—权贵的象征?由此每年只允许生产一定数量的皮草,商家必须严格遵循法律,以规范的渠道买进皮草,并且设定极高的价格,以确保皮草的稀有量; 由此来满足与平衡人性与道德?未来的时装舞台上究竟是会FURBIDDEN还是FUREVER我们暂且不得而知。

但可以确信的是,这个冬天,你的衣橱里可能依然会被毛茸茸的元素占据,但它已经可以完全脱离真正的动物皮毛了。或许,即便有一天当真正的皮草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我们的审美中也依然会为这毛茸茸的质感留一片特别的空间,皮草伴随人类一起走过的历史痕迹是难以被忘记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虽然受到抵制,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皮草?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