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并不能平息江歌妈妈的怒火

来源:槽边往事

一年多前,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害。凶手是她好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当时刘鑫为了躲避陈世峰,借住到江歌寓所。陈世峰尾随追至,江歌把刘鑫拦在身后,出门劝阻陈世峰时,遭到陈世峰利刃袭击,最终不治身亡。

这起悲剧并没有随着陈世峰收押而告一段落,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刘鑫对江歌妈妈避而不见。通过网络曝光之后,江歌的悲惨命运和江歌妈妈的无助绝望成为了中国网民自己的心结。江歌收留好友在先,为好友挡刀在后,她用自己的性命保全了自己的好友。但是,她的牺牲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和感激,甚至都没有看到丝毫歉意,这一点直接触碰到了大众的道德底线,于是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声讨怒潮。

最近,刘鑫终于愿意和江歌妈妈相见。面对镜头,她向江歌妈妈陈述了事件经过,并且向江歌妈妈致歉。江歌妈妈选择拒绝原谅,但这迟来的一幕对于她而言多少是一种宽慰:刘鑫当面承认自己的女儿因为保护她而死,这一点在过去刘鑫一直避而不谈,是对江歌极大的不公平和极大的不尊重,形同拒绝承认江歌为朋友而死拥有任何道义上的价值,否定了江歌的牺牲有任何实际意义。如今刘鑫终于承认了这一点:是江歌用牺牲自己生命的方式换取了她的幸存。

这是江歌妈妈在过去一年中一直想要得到的一句话。由于它来得太晚,已经不值得原谅。

江歌妈妈的另外一个心结就是陈世峰的判决,她希望日本法庭能够判处陈世峰死刑,以命抵命。日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保留死刑国家之一,迄今为止依然保留了绞首的方式以处决罪犯。为了向日本法庭陈情,江歌妈妈和志愿者在本周末于日本池袋街头发起请愿行动。与此同时,中国社交媒体在整个周末也在自发传播关于请愿的消息。鉴于日本曾经有33万人签名达成死刑判决的先例,中国网民的签名活动非常活跃,截止周日已经达到29万人。

一群中国人向日本法庭陈情,要求日本法庭处决一个杀害中国人的中国人,这一幕无论怎么说都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日本有死刑,江歌妈妈要求血亲复仇,这是她的权利。她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她有理由向法庭索取公义,为了自己女儿失去的生命,也为了她自己毁败了的后半生。只是有一个问题:死刑真的能平息她心中的怒火么?

假设日本法庭最终判处陈世峰死刑。陈世峰会被行刑官带到刑场,蒙头罩戴手铐,站在活门上,套上一根长绞索。三个刽子手得到命令之后,同时按下按钮,活门打开。在绞索拉直之前,陈世峰会下坠一会儿,然后猛然被绞索拽住。由于自己体重的缘故,绞索会在瞬间折断他的颈骨,造成呼吸和心跳中枢停止工作。他会吊在空中挣扎一会儿,然后就陷入死亡,整个过程大约有十几秒钟时间。

然后,他的所有焦虑、痛苦、愧疚乃至罪孽,就全告烟消云散。在短短十几秒钟之内,一切归零。对着悬挂在空中微微摇摆的尸体,人们说:正义得到了伸张。我的问题是:这十几秒钟时间,和江歌死前身中数刀苦苦挣扎的那段时间相比如何?和江歌妈妈手摩照片独坐灯下的上万个夜晚相比又如何?陈世峰所受到的惩罚,和江歌以及江歌妈妈遭受的痛苦相比,是否能够相抵?他不过是付出了十几秒的痛苦,江歌却是一生,江歌妈妈则是半世。

在十几秒之后,陈世峰生命中的一切痛苦不安戛然而止,而江歌妈妈的痛苦却永无止境。不知道你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届时江歌妈妈要的正义按说已经到来,正如她现在希望得到的道歉和承认终于到来,然而,她将继续活在女儿已经死去的这个事实里,她的内心会因此得到平复,甚至能够得到解脱么?

假设另外一种情形:陈世峰被判处终身监禁,永不假释。也许,他在最初会因为捡回一条性命而感到庆幸。然而他很快就会意识到一点—自己还可以活很多年。就在钢筋混凝土的墙壁和铁窗之外,是他曾经极度盼望的文明社会,他曾经为了抵达那里而付出过努力,他曾经相信会在那里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同于大多数同胞的生活,某种更好的,更高级的,更值得人艳羡的生活。不止如此,他还在那样的社会里生活过,体验过其中的美好,体验过作为一个自由人的种种便利,感受过未来之门向自己敞开,向自己承诺未来种种可能性。

现在,这一切只有一墙之隔,但是永远也无法得到。从任何他动念的一刻开始,一直到他在牢房里死去,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他都生活在这种隔离中,都活在这种惩罚之中。所有曾经的美好,曾经的幻想,曾经拥有的无限可能性,都被无限压缩回一间囚室……而他要活着感受到这种隔绝和无望,始终活在这种惩罚里,很多很多很多年。

对于江歌妈妈而言,死亡是陈世峰惩罚的终结,但是终身监禁却让这种惩罚得以延续下去。在每一个怀念女儿的瞬间,一想到凶手在监狱里还在为此付出代价,把活着的每一天变成一种惩罚,可能反而是一种宽慰。平息人们内心愤怒的,并非是一次死亡的判决,或者是一次死亡的执行。人们要的是对方在地狱的铁刺上忍受永恒之火的炙烤,要让那挣扎和哀嚎永无停歇的一日。伤害永远都是伤害,它不能被弥补,也不能被遗忘,但是,不间断的挣扎和哀嚎,能让受伤之后的日子好过一点。作为痛苦人生的背景音,没有什么比哀嚎更为动听的音乐。

死刑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惩罚,并非单纯因为生命的宝贵和死亡的恐惧。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除了烂命一条之外一无所有。因此,除了剥夺他的生命之外,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感觉到恐惧和痛苦。但是,对于还拥有一点东西的人来说呢?对于还拥有希望和未来的人来说呢?什么才是他们最大的痛苦和最大的恐惧?

如果说死刑对于潜在的罪犯是一种威慑的话。那种因为恋爱不成就要行凶的蠢货,他们在多大程度上会感受到这种威慑?得不到的东西就宁可毁灭,因此一命抵一命对于他们而言是个合理的逻辑,甚至不会因此而感到后悔。但是,废除一生抵一命呢?在漫长的时光之流里,不断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他们是否还是不会觉得后悔,是否还是不会觉得痛苦?

这就是我的看法。我不认为死刑能够平息江歌妈妈内心的怒火,如果陈世峰真的以命相偿,她的生命中一边失去了女儿,一边失去了复仇的动力,她又将以什么来支撑自己的人生呢?有些时候,心愿达成才是失望的开始。

延伸阅读:江歌,你替刘鑫去死的100天,她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

我们或许都有过替闺蜜出头,帮她应付那不堪的男朋友的时候;

我们或许还会生气,因为闺蜜受了欺负而跟那个渣男理论、争执。

然而当你看到江歌惨案这个悲剧的时候,你的后背会不会泛起一丝凉意呢?

江歌惨案快要过去一年了,但惊心的往事几乎历历在目。

92年生的江歌,如果还在世上今年是25岁,正值最灿烂的年纪。

善良的江歌

然而她的生命却永远定格了2016年11月3日的那一天。

那一天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江歌接到了闺蜜刘鑫的求助电话,说自己被之前同居过的前男友苦苦纠缠,让江歌去车站接她。

江歌替刘鑫买了她最喜欢吃的馄炖,在车站等了她两个小时,接到了她之后一起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刘鑫的前男友陈世锋。

为了保护朋友,江歌让刘鑫先进屋,选择自己在外面和刘鑫的前男友理论,并且制止他进屋。

然后,就有了后来的一切。

外面尖叫声,撕扯声混成一片,江歌喊着救命,喊着报警,而刘鑫关紧了门。

家里那扇门就在江歌眼前,可她怎么都进不去。

犯罪嫌疑人陈世锋

浑身是血,满地是血,江歌在自己的门口被刘鑫的前男友捅了无数刀,脖子、胸部、刀刀致命,她倒在血泊里,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亡,最后喊的话是,妈妈。

江歌的妈妈要怎么面对这一切?女儿是她的骄傲,她倾尽所有培养江歌,为了送江歌出国读书,她卖掉房子,在集市上批发布料做衣服。江歌又是那么的懂事,她明白读书就是为了改变命运,只想多积累经验,早点回去陪妈妈。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了。

悲剧让人心痛,但令人气愤的是,是刘鑫在整件事发生之后的态度。

江歌妈妈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然而刘鑫却拒绝面对江歌妈妈。

那么多的恳切的求助,那么多口气甚至卑微的请求之下,刘鑫跟替自己去死了的江歌的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

然后,就彻彻底底消失了。刘鑫的父母同时也拉黑了江歌的妈妈。

呵,你以为她的逃避是因为自责是因为无颜面对救命恩人的母亲吗?

你太高估她了。

16年的春节,距离事发100天左右的时候,刘鑫做了新的头发,换了美美的微信头像,在朋友圈发了笑容满面的自拍,她们一家人正在开开心心地过春节。

她真的过得挺开心的,换了新发型,还能比pose拍照。可能跟新的闺蜜一起去逛了街,交了新的男朋友,还买了包包,做了指甲。

而此刻的江歌呢,她永远不能说话了,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她的妈妈呢,万家灯火萦绕,喜气洋洋的团聚之日,她却只能看着自己孩子的照片痛哭。

江歌妈妈想要找到刘鑫,不是为了要她命偿不是为了要指责她训斥她,她自始自终,都只是想“知道女儿生命最后的一刻是什么样子”的啊。

然而刘鑫一家却始终拒而不见,即使江歌妈妈跑去了刘鑫的老家也仍然找不到人。

江歌妈妈是那样地无奈和绝望,于是在网络上公布了刘鑫的信息。

这样一来,刘鑫妈妈果然出现了。

只是,等来的不是道歉不是安慰更没有忏悔,反而是恶毒的谩骂。

江歌妈妈贴出的录音▼

刘鑫妈妈

你真的知道你骂的是用命救了你女儿的恩人吗

转眼一瞬间,第294天了。

扛不住舆论压力的刘鑫终于选择站出来,面对江歌妈妈,她痛哭道歉,然而却仍然振振有词。

完整版视频▼

当听到江歌妈妈哭喊,10刀啊,痛死妈妈了,痛死妈妈了!这几句听得人痛到胸口抽筋。

而刘鑫呢?她是真的因为内疚而忏悔还是因为害怕舆论指责才低头呢?

在她被采访的视频里,仍然言辞犀利,理直气壮,彷佛在说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呢?

对啊,你已经说了对不起了,还能怎么样呢?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加害者就可以那么理直气壮理所应当的希望能活得被害者的原谅?

刘鑫知道前男友可能会有过激行为把朋友拉来壮胆,好,我们理解。

江歌跟刘鑫前男友争执,刘鑫关上了门不出来,可能是因为害怕,好吧,江歌就不怕了吗?算了,我们也理解。

在外面尖叫声救命声那么激烈的情况下,刘鑫无动于衷,可能是吓傻了,我们也理解。毕竟面对凶手,在那个丧心病狂的时刻,有可能结局并不会有变化。

质问到人性,在面对生死之时的道德选择,或许我们无力去批判什么,太多的指责都显得过于事不关已云淡风轻。

她最近的微博还在争论“馄炖”

姑娘,你的良心呢

好吧,就算之前的一切都能为刘鑫开脱,但是事后呢?

已经没有安全顾虑的情况下,刘鑫发自内心地对因为自己而死的朋友的妈妈忏悔,发自内心地说一句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

江歌妈妈说:刘鑫的面对,不是因为真的知道错了,只是迫于舆论的压力。

“那是我女儿的一条命,但是却抵不过你的名声”。

好吧,既然你的名声比别人的生命重要得多,既然舆论是你唯一在意的东西。

那么12月11日江歌惨案开庭,江妈妈会为凶手判死刑而再度赴日,希望刘鑫,无论是出于舆论压力还是良心谴责,请你一定出庭作证。

那些亏欠和缺失,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辈子。

因为,正义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其实,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有的人不是犯错,而是犯恶,他们最大的伤害不是来源于错误本身,而是当身边的人因为自己被牵连遇难之后,他们居然下意识的逃避,并且不以为然。

自私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让他们看不到对别人的伤害,只在意来自外界的反噬。

那么,如果舆论是你最后在意的东西,那么真希望你下半生饱受煎熬。毕竟但凡还有良知存在的地方,就不会姑息这样的恶意蔓延。

就像惨案刚发生时,就有人说,

世道险恶,但总有人要挺身而出,如江歌。

人心凉薄,也总有人要仗义执言,如你如我。

人生在世,历经薄凉,承载的实在是太多太多,难能可贵的是千帆历经之后,仍然知世故而不世故,知心险恶而质淳朴。

生而为人,请你务必善良。

希望我们都能去护住那最后的防线,别让善良的人感到绝望和怯懦,别丢掉人性最后的美好。

皮哥:我要选择朋友喜欢江歌这样的朋友而不是刘鑫这样的,自己的事什么都搞不定,只能拖累别人,而且别人因为自己送了命,还装作若无其事,这是何等的无耻。她的无耻不是自己能力不够,也不是遇事逃避,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她最大的无耻是害了别人,自己还装成无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死刑并不能平息江歌妈妈的怒火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