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都的传说——“皮毛王”的故事

民国十五年,辛集皮店街上来了一位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珠的外国人,他是英国驻华使馆的一位官员,名叫査理。

当时皮店街上有四十多家皮店,这些皮店又是客店,又是中介所。外地来的皮毛商人住在皮店里,由皮店掌柜给他们当经纪。

皮店街上商贾云集、车水马龙,非常热闹。来这里做生意的有国内各省市的皮货商,也有来自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等西方国家的皮货商。这些外国商人大多都是从香港、上海、天津、旅顺、大连等港口辗转慕名来到辛集做买卖的。当时辛集有外国客商开设的“洋庄”二十四座。这些“洋庄”坐地收买皮革制品销往国外,生意很红火。因此,在这里见到个把洋人,并不算什么稀罕事儿,乡亲们也决不会大惊小怪的。

但是这位査理先生在这里一露面,却引起了皮店街上的极大的震动。

 

査理走访了皮店街上几十个皮庄皮店,要买“掏羔皮袄”,说是英国大使要带回去送给英国女王当礼物。这种皮袄所用的皮子都是从母羊肚里掏出来的羊羔皮熟制之后缝成的,穿起来又柔软又暖和,这并不难做到。但是査理先生提出的标准是必须立即牵羊宰杀,羔羊皮的毛长必须是一寸长。这就难住了皮行里的许多人。因为辛集善于摸羔的技师虽然不少,但当场判定羊羔毛长恰好一寸的把握不大,又是和外国人打交道,都怕闹不好砸了自己的牌子,让别的同行看笑话,谁也不敢接这活儿。査理在皮店街上转了一圈,撤了撤嘴,对随行的人员用流利的汉语轻蔑的说道:“素负盛名的皮都辛集也不过如此,看来我们得转道去意大利求购这种‘掏羔皮袄’了。”话音才落,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走上前来。他礼貌地向査理鞠了一个躬,把胸脯一挺,说道:“査理先生,您这活儿俺接了。”这个小伙子名叫王再田,住在皮店街北边的一个小胡同里 。

第二天,他将査理请到自己家里,当着客人的面,赶来一群怀着羔的母羊 。他左瞅右瞅,凭着丰富的经验从里边牵出一只羊来,马上动手宰杀,取出羊羔一量,毛长正好一寸。査理立刻伸出了大拇指:“了不起,了不起。”

后来,査理不仅高价买走了这件精制的皮袄,而且还在辛集最有名的福兴仁大饭店请王再田一起品尝名厨关老常亲手烹制的“春菇熊掌”。从此,王再田算是在辛集的皮行里头出了名,“皮毛王”的外号也开始叫了起来。

说起这“皮毛王”学艺,这里边还有一段故事哩。

这王再田出身于皮毛世家,十五六上就掌握了熟皮制度的全套手艺,开始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

这一天,街上来了个变戏法儿的,锣鼓一响,王再田搁下手里的皮子就蹦了出去。

辛集皮都,天下闻名。一业兴带来百业旺,这里的人大都见多识广,阅历丰富。那变戏法儿的老汉每露一招儿戏法儿,都能被聪明的辛集人挑出破绽,看透门道。王再田心想:就这两下子还出来跑江湖卖艺呀,真不嫌丢人。正想着,只见那老汉已麻利的收拾了摊子,往北就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汉的包袱里掉出一个木头小人儿,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乡亲们喊:“喂,掉东西了。”那老汉也不答话,仍然低头向前疾走。说来也怪,那木头小人儿掉到地上晃了几晃,站起来跟着变戏法的挑子蹦蹦跳跳就往前走。这下子镇住了人们,大家连连喝彩,目送老汉渐渐地远去。再田心想,这变戏法儿的玄了。

这时,王再田的二叔王老黑拉了他一把,说:“走,跟上去瞧瞧。”他们俩一直追到城北的安古城,才算赶上了老汉。王老黑二话不说,扯上老汉就要在路边喝酒。

只见王老黑从怀里掏出个小酒壶,和三个酒杯,满上三杯,酒壶揣到怀里,三人一饮而尽。王老黑又从怀里拿出那小酒壶,又满上了三杯,三人又一饮而尽,这样喝了一杯又一杯,小酒壶里的酒却总也不见少。变戏法儿的老汉也觉得奇怪起来,说:“先生,这小酒壶顶多只能盛三杯酒,怎么咱们喝了这么久,壶里的酒也不见少啊?”

王老汉解开外边的大衫,只见他的腰里别着一圈一模一样的小酒壶,二人开心的笑了起来。

王老黑乘机道:“您的木头小人是怎么回事啊?”变戏法的老汉笑着说道: “其实很简单,我的小人脑袋顶上钉着个大钉子,我的挑子里边放着一块大吸铁石 。”

说完这话,二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笑完,王老黑拉过王再田的手,感慨地说道:“真是艺无止境啊 。孩子,瞧见了吧?能人背后有能人呀,可要说穿了什么也不难,用心就行!”

从此,“艺无止境”和“能人背后有能人”这两句话深深地记在了王再田的心里 。他潜心学艺,又肯动脑筋,想办法,所以进步很快。能够给查理精制出毛长一寸的“掏羔皮袄”,正是由于他平时勤学苦练的结果。

“干到老学到老,干到八十不算巧。”这是王再田经常念叨的一句谚语。熟皮、制革、剪毛、裁制,他掌握了皮毛业的全套手艺。即使没人要的驴皮,到他手里也能熟制成专做鞋脸的“黑股子皮”、“绿股子皮”,行销国内外。

民国十九年夏天,顾祝同与石友三的军队在辛集城北发生了一场大火并。城北方圆十里以内的庄稼全给踏平了。乡亲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丰收果实给糟蹋了。许多人气愤地大骂这些祸国殃民的兵痞们。

当时,正是熟皮子的好季节,行话叫做“熟阳”。这时候熟皮子不用烧水,成本低,而且成色也好。王再田正在村外晒皮子,被石友三的那些丘八兵们赶来连抢带糟蹋,弄了王再田个血本无归,自己的小皮坊也彻底垮了下来。王再田只好到别家的皮作坊里当了工人。

一起做工的有位叫宋孟明的老大哥,和王再田很对脾气。王再田虽然不知道宋孟明就是束鹿的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但宋孟明讲得许多革命道理使他心服口服,觉得心里越来越亮堂。

民国二十二年伏天,一个大皮店的杨老板赊了一些小皮坊的皮子跑天津洋行去卖,明明赚了大钱,回来却硬说蚀了本儿,非要压低皮价少给钱。杨老板和当时辛集的保卫团长王郡候是儿女亲家,小皮坊主们谁也不敢惹人家,就反过来压低工人们的工资。工人们的工资本来就不高,这一下就犯了众怒。在宋孟明的领导下,“皮毛王”王再田一挑头、辛集一万多皮毛工人呼啦一下子全都罢了工。

当时正是皮业生产的旺季,工人们一闹事,皮坊主们吃不消了。杨老板给保卫团长王郡候打电话,说是肯定有共产党在暗中操纵。王郡候立即带着团勇四处打听,最后把“皮毛王”抓进了局子里。

王郡候软硬兼施,皮毛王不屈不挠,审来审去,没有证据,只好把皮毛王又放了回去。老板们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不再压低工资,还答复了工人们的增资要求。罢工胜利了,但老板们对“皮毛王”更是恨之入骨。时间不久,他们就又派人来抓“皮毛王”,王再田只好离开他心爱的皮都辛集,离开了他心爱的辛集皮业,化名张子平,跟随宋孟明从事革命活动。一九四三年到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一九四九年还曾担任过河北景县的县长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皮都的传说——“皮毛王”的故事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