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那些皮草行的师傅

我是皮姐,我16岁入行。

那年我初中没有等到中考,就下学开始和伙伴开始学做皮草手艺了。

家里有库存的兔毛原料,这里是皮草之乡,几乎家家都有点做皮草余下的下脚料,学着用缝皮机这些下脚料缝成一米长50厘米长的长方形原料(俗称”兔皮褥子)拿到集市上去卖,来贴补家用。

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他是入行几十年的老师傅,我开始在他工作的工厂学做狗皮皮草外套。

从入行的的第一天开始,父亲说:”做皮草要眼到、心到、手到“
”眼睛看皮张,何处下刀、裁出来什么样,要心中有数,下刀要稳、准、快“
”要有悟性,要能吃苦,三五年出不师的“

学艺之路是艰辛的,从镇上到天津北京,做皮草有句“铁打的厂子,流水的工人”,皮草工厂没有固定职工,都是每年临时招工人。
做皮草这一行最怕说的两个字”不会“,新到一个厂子、刚做一种新原料,不会怎么办?没有人会主动教你!

主动教你的男人大多不怀好意,年长的女人,你问人家,人家也不给你说,你偷看人家怎么做,人家会停下来!小小的年纪品尝了太多人世间的酸甜苦辣。

为了学艺,多喊人家几声姐姐,嘴甜点,多跑点腿,帮看起来面善的女师傅多做点事,只为能偷点手艺。

就这样,从皮草各式外套到皮草领子、皮草条子、鞋口……做过的原料也是从兔毛到狐狸毛、水獭、水貂等。
这一干就是23年!

做为一个皮草手艺人,不但学会了皮草手艺,也会了自强,我也在暗暗告诫自己:

”只要自己有一双手,有什么做不到的“
”社会是浮躁的,但自己的心越要沉下来,功夫都在看不到的地方,比如皮张的裁剪、缝合,加了里布你看不出来,但成衣效果却相差太多。”
“我只是皮草手艺人,还是一个农民”
“卖真货做好货说实话是祖辈的教导也是自己的座右铭”
“大道理不会讲,只是凭良心吃饭,凭手艺吃饭!”

我感谢教我手艺的师傅们,是你们教会了手艺;也感谢那些别有企图或冷眼旁观的师傅们,是你们教会了我自强自力,不会去依附别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皮草怎么洗?皮哥皮姐教你 » 感谢那些皮草行的师傅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